耐思有读小说网>网游>荆棘满途 > 52-54(完结后记)
    52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时候,李泽昭头疼得厉害,自己摸了摸额头,确实开始发烫了。

    想起来先前把仓库的门锁弄坏了,跟得了流感的赵安宇呆了那么久,还不如晚上在雪地里冻着管用。[br]

    清早起来,李斯安没看到李泽昭出来,抬手看了眼腕表,觉得奇怪,他一向在这个时间都已经起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斯安想着是过年,便由着他睡了回懒觉。翟纭在门口喊他了,他拿着桌上的红对联出去,两人一起将红色的新春福联贴在门上,又摆上了供。翟纭说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,得守,还说过了她这一辈,怕是弄这个的就少了。

    其实用不着她这辈的人过去,现在的年味也变了不少。李斯安小时候在爷爷奶奶家磕头拜年的风俗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有了。[br]

    两人边在厨房里做东西,边闲谈着。李斯安话少,跟翟纭平时也没什么话能说的,聊着聊着就不说了。以往两人能聊得下去,也都是因为翟纭有许多新鲜的事情讲,可这几次,她总是很奇怪,像是刻意躲着他。

    在沉默了片刻后,李斯安跟她商量着出国的事情,他说想带着李泽昭一起去,问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她一开始说不同意,后来又说:“你问我,我也不知道。我不想骗你,也不想你因为我的想法,耽误了你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要是开心,就带他走,要是有顾虑,就留下他,妈只盼你幸福,只求你能活得别这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怕我把昭昭带走了,你身边就没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52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时候,李泽昭头疼得厉害,自己摸了摸额头,确实开始发烫了。

    想起来先前把仓库的门锁弄坏了,跟得了流感的赵安宇呆了那么久,还不如晚上在雪地里冻着管用。[br]

    清早起来,李斯安没看到李泽昭出来,抬手看了眼腕表,觉得奇怪,他一向在这个时间都已经起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斯安想着是过年,便由着他睡了回懒觉。翟纭在门口喊他了,他拿着桌上的红对联出去,两人一起将红色的新春福联贴在门上,又摆上了供。翟纭说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,得守,还说过了她这一辈,怕是弄这个的就少了。